随着香港回归祖国

2017-10-04 13:50

铜像设计者把“忧国忧民”、“上下求索”作为屈原铜像的主题,立意无疑是好的。屈原作为一个出身于贵族家庭,处于奴隶制向封建制急剧变革时期的政治家,能够“忧国忧民”,不断探索真理,希望楚国更加强大,进而统一中国,这种思想是难能可贵的,是一种非常进步的表现。他立志改革,追求光明,决不向国内外反动势力妥协的民族精神,他赤胆忠心,行廉志洁,决不跟那些背叛祖国、出卖灵魂的奸佞小人同流合污的高贵品质,说明他是一个强烈的爱国主义者,具有非常可贵的民本思想。“忧国忧民”和“爱国爱民”固然都好,但在程度上应该有所区别。“忧”较多地表现为心态,“爱”则较多的表现为行为,主动的、积极的、正义的行为。“爱国爱民”是屈原精神的主导,是屈原思想中最积极最活跃的一面,这从他的许多作品中可以得到证明。他提出举贤授能、修明法度、富国强兵、联齐抗秦的政治主张,都是“爱国爱民”的具体表现,“忧国忧民”的升华。屈原“爱国爱民”的高大形象早已树立在人们的心中,任何人、任何时候都动摇不了。我们今天给屈原塑像,应该将人民心中的屈原“形象”请出来,由艺术家们精心雕塑,创造实体,使其形神逼真,动人心魄。

综上所述,笔者认为:如果今天有可能再给屈原铸一尊铜像的话,应该突出屈原民族之魂的主题,在人物造型上要突出屈原爱国诗人的气质,改“低头沉思”为“昂首阔步”。切莫表现出垂头丧气,愁眉若脸,一筹莫展的窘态。至于如何设计,笔者将另撰专文谈及,这里不再赘述。

屈原是一位伟大的爱国主义者,同时又是一位伟大的爱国诗人。他是中华民族不朽的诗魂。他的作品是中国乃至世界文学殿堂的瑰宝。他在政治斗争中失败以后,便将一腔爱国热情倾注在他的诗歌里。他忧愁幽思而作《离骚》,积怨成愤而作《天问》。他的自叙体长篇抒情诗《离骚》,具有强烈的反抗精神。还有那篇空前绝后的《天问》,一口气提出了172个问题,要老天爷作答。老天爷虽然神通广大,法力无边,大约也回答不了。故郭沫若说,《天问》是屈原失意以后,用向老天提问的方式,对于自然和历史的批判,由此奠定了他爱国诗人的根基。闻一多也说,屈原是中国历史上唯一有充分条件称为人民诗人的人。他的诗,后人辑《楚辞》一卷,计25篇。古往今来的注释本、译本不下数百种,还用多种语言翻译到国外,由此可见他在世界文坛的影响。1953年,屈原以诗人身份同波兰的天文学家哥白尼、法国的文学家拉伯雷、古巴的作家和民族运动领袖何塞·马蒂一道,成为世界和平理事会所决定纪念的世界四大文化名人之一,足见他在中国和世界文学史上的地位。

笔者并不否认“忧国忧民”的进步作用,但要看具体环境和前提。如揭开中国近代史,雅片战争以来,帝国主义列强疯狂地侵略中国,妄图瓜分中国这块地大物博的土地。腐败的清朝无力抵御外侵,屡战屡败,丧权辱国,赔款割地,祖国的宝岛香港便在那个时代脱离了祖国的怀抱,大片土地沦为殖民地,中国面临被列强瓜分的危险。国人十分担忧,但又不知如何是好。这时候,如果塑造一尊“忧国忧民”的屈原铜像,激发中国人民的爱国热情,奋起抵抗帝国主义的侵略,其意义是无法估量的。再如,抗日战争时期,日本侵略者大举进攻中国,偌大一个中国面临亡国的危险,四万万同胞可能变成亡国奴,前途不堪设想。这时候,如果塑造一尊“忧国忧民”的屈原铜像,用屈原不屈不挠的民族气节唤起民众结成抗日民族统一战线,拿起枪杆子,把日本侵略者赶出中国,其意义也是应该载入史册的。

屈原铜像主题刍议

屈原是个什么样的形象?《史记·屈原列传》中有一段描述:“屈原至于江滨,被发行吟泽畔,颜色憔悴,形容枯槁。”这大约是屈原晚年的形象。唐·沈亚之《屈原外传》中描述:“屈原瘦细美髯,丰神朗秀,长九尺,好奇服,冠切云之冠。”已将屈原升华为美男子。按《易经》九为阳数,又为极数,意思是屈原身体很高。关于屈原的文学形象,史料留给我们的就这么一点。绘画形象稍多,最著名者当推明陈洪绶《屈原行吟图》。雕塑作品也有。唐元和十五元(公元820年),归州刺史王茂元首建屈原祠,立屈原塑像,“其神像章服,悉遵唐制。”(转引自清嘉庆二十二年本《归州志·艺文》)说明那尊屈原塑像是唐代的产物,可惜荡然无存了。明嘉清十六年(公元1537年),归州百姓曹端福等集资雕刻了一尊屈原石雕像,立于兵书宝剑峡南岸小青滩屈大夫庙内,目的在于请屈原大夫“永镇此方,保安家犬”(见石雕像侧铭文)。雕像将屈原升华为神,造型则是一尊着明代服饰的菩萨像,于今犹存。

屈原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伟大的爱国诗人,中国浪漫主义文学的奠基人,世界文化名人。屈原铜像是20世纪80年代由人民政府给他树立的第一尊铜像,意义十分重大。但是,这尊铜像无论从主题选择到人物造型都有值得商榷的地方。笔者认为,任何艺术作品都是一定环境下的产物,都要打上时代的烙印 。雕塑作品亦然,它的主题则靠人物造型去体现。

今天的时代完全不同了。随着香港回归祖国,结束了一百多年屈辱的历史;随着中共十五大的召开,我们的国家将高举邓小平理论伟大旗帜,把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全面推向21世纪,实现祖国和平统一。这是国家的主旋律。在这种特定环境下,爱国主义的具体内容无疑是投身于现代化建设的伟大洪流,推进改革,尽一切努力早日结束台湾海峡两岸的分裂状态,实现祖国的和平统一,不受外来势力的侵犯。同波澜壮阔的伟大时代比较,那尊“忧国忧民”的屈原铜像,无疑会黯然失色,不仅与时代难于合拍,与屈原精神的本质也不尽相合。

转眼过去了12年,这尊铜像的主题与人物造型似乎与时代的距离愈拉愈大了。随着三峡工程的兴建,秭归县城东迁,新县城将复建一座规模更大的屈原祠。如果再铸一尊屈原铜像,新铸铜像仍沿袭旧有主题和人物造型吗?这是个值得认真研究的问题。本文试图以屈原铜像应该确立一个什么样的主题为由,略陈已见,与关心和有志于弘扬民族文化的同志们探讨。

爱国主义不是一个抽象的概念,它有着非常具体的内容。屈原的爱国主义,其基本点是建立一个强大的楚国,由楚国来完成统一中国的大业。为达此目的,对内必须进行改革,对外必须争取一个和平环境。屈原为此不遗余力地工作,草拟《宪令》、出使齐国、协助楚怀王缔结六国联盟等,这些措施即使在今天看来也是推动历史前进的爱国进步行为,说明屈原已将“忧国忧民”的思想化为“爱国爱民”的具体行动。

85年8月15日,秭归屈原祠建成有史以来第一尊屈原铜像。据铜像设计者和有关负责人介绍,铜像“人物造型为‘低头沉思,顶风徐步’,着力刻划屈原忧国忧民和‘路漫漫其修远兮,吾将上下而求索’的思想境界。形象庄重,主题鲜明。”(转引自《秭归县志·文物古迹》)

千万不要误会,笔者的意思不是要给屈原穿西服,系领带,把屈原打扮成一位21世纪的摩登明星,而是认为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,在人民当家作主的今天,在文学艺术事业空前繁荣的时代,应该充分运用辩证唯物主义的观点,集几千年屈原研究成果之大成,对屈原一生作出最科学的评价,对屈原精神作出最准确的理解,把握屈原精神的本质,将屈原精神熔铸进屈原铜像里,供子孙后代瞻仰,借以激发人们的爱国热情,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服务,这就是笔者所希望的屈原铜像应该具有的时代特色。

首页

投资试点

淘宝客

知识广场

今日排行